台湾的世界级咖啡机收藏家!认不出他的收藏,别说自己懂咖啡!

发布时间:2018-12-08 04:22        

全世界最有名最珍贵的咖啡机你认识哪几款?Slayer?La Marzocco?不不不,这些机子可能很贵,但绝对还谈不上“珍贵”。作为一名咖啡爱好者,有什么比收藏了一屋子全世界都绝版了的珍品机器,更来得令人满足?尤其是其他藏品只能束之高阁,收纳在博物馆,而你却可以轻松随意地使用的时候。

这台球形烘豆机Kirsch & Mausser是国际咖啡机收藏家与精品咖啡店梦寐以求的逸品,全球数量极少,几乎全在博物馆里

  图上这位便是台湾齿轮与减速机龙头厂利茗机械的第二代经营者林祚仪,玩咖啡玩成了世界级收藏家。

  林祚仪喜欢人称呼他Joe,是个咖啡狂人,“狂”是因为他收藏了数百台年纪比他还大的意式咖啡机与烘豆机,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绝版款式,照片放到自己的Instagram(@leicaism)上,让国外资深收藏家看到都疯狂。“我的收藏都是很难找的,老外收藏家也流口水。”Joe就碰过有老外收藏家都还没连络上他,直接杀到台湾来拜访,他只能请对方吃闭门羹。真的走进去会吓到,因为数百坪大的厂房楼上,一进门黑摸摸老金属的巨大烘豆机数十台,除了几台Probot经典机款,其余都是由他修好的机器,在近百坪大的交谊厅,巴洛克风、太空风、摩登风大型咖啡机也至少有50台,每台年纪都比他大,接下来才是几大片3.5迈克尔落地书柜堆个几百台欧洲买来的法国原木手动磨豆机。

专门用来烘小量咖啡豆的Vittoria烘豆机

顶楼花园里的咖啡王国

  Joe的咖啡王国就隐藏在家里工厂的顶楼花园,其实那是公司专门招待重要客人的招待所。他对咖啡的“狂”是为了能让几十台机器物尽其用,每年都向“BOP”、“Geisha Village”、“El Injerto”等顶级拍卖会下标,亦定期采购北欧Nordic Approach的生豆。一两千公斤豆子都由他自己烘,以成本价提供给客户、员工认购。为了怕同仁没有好的磨豆机来处理这么高档的豆子,还会定期提供精品挂耳包认购,ELIDA或瑰夏都曾出现过。Joe表示:“都是自己人喝的,所以就喝好一点的!”

光是这一排咖啡机,在国际拍卖网站上价值高过千万,但都属珍品,有钱买不到!

  Joe出身工厂世家,本身是个资讯管理博士,专精于密码工程。他18岁就出了第一本电脑书籍,高中时富有科学精神,厉害到常出国参加科学展览,拿到很多奖,因此被媒体争相采访,也直接保送大学。他一开始着迷于摄影,因此把出版多本电脑畅销书的版税收入,拿来购买各种特别的Leica镜头,连拍电影的镜头都有。直到研究所时与摄影同好,固定在一家当时最专业的正片冲印行聚会,认识了煮咖啡这件事情,才又一头钻进咖啡的世界。

Joe收藏上百台老相机,这是极珍贵的RolleiFlex相机,虽是古董但还是作用非常好

  与一般咖啡迷最大不同是,Joe第一台意式咖啡机是大手笔买的半自动的Rancilio Silvia,价格比当时最流行的Krups高一倍以上。他的Geek精神全用在学烘豆上。“那时候台湾开始有人进口生豆,因为学生都比较穷,所以会想买生豆自己烘,省钱又好玩,我还记得一开始用了奶粉罐来试做手摇式烘豆机。” Joe表示当时DIY一阵子后,就又把脑筋动到旧爆米花机上。

  对Joe来说,这段时间玩烘豆,只是业余的兴趣,毕业后回家里工厂工作就中断了好长一段时间。结婚生子后,Joe想在工作之余多花点时间在家里陪小孩,所以一边照顾小孩长大,一边玩咖啡机。

Joe收藏的Faema拉霸机精雕细琢,年纪比他还大,而他的女儿七岁就能煮出好咖啡

  那个年代,星巴克等跨国咖啡品牌带起了“第二波咖啡革命”,在那风起云涌之时,Joe表示。下手的标的反而是50到70年代的咖啡机,烘豆机的年代甚至更久远。本着年轻以来一直爱做研究的精神,Joe相信就“好咖啡”这个概念的本质来说,咖啡机或烘豆机的功能,在60年代前后就已经趋于完备。他虽是理工科系毕业,却很重视设计美学与材料工艺,他认为第二波咖啡革命并没有让机器变得更好,却在快速煮出咖啡与成本等考量下,让设计美学与金属材料都因之妥协了。

  因此十几年前,Joe就积极结识欧洲的咖啡机旧货商,布下众多耳目,专门帮他找寻上世纪的老咖啡机与烘豆机,特别是在当时疯大产量的咖啡风潮下,早期一次只能烘5公斤与20公斤的德国、意大利烘豆机机,往往被束之高阁,而Joe真的是杀红了眼地买进。如今我们看到他十几台咖啡机、烘豆机,每台都是充满故事性的经典之作,例如已经有80年以上历史的意大利Kirsch & Mausser烘豆机,真的美得要死。

Gaggia家用机是意大利工艺的极致,这款亚洲非常罕见

第三波咖啡革命的奇迹

  风水轮流转,过去这几年,“第三波咖啡革命”逐渐成气候,而Blue Bottle与北欧风咖啡叫好叫座,带动精品咖啡风潮,使得“小量烘豆”蔚为风潮,早期的德国、意大利烘豆机成为众家高金淘宝的对象,特别是这些机台外型古典又颇具装饰性,遂成为全世界品咖啡店的最佳门面。例如,德国机王Probat UG22如今被全世界精品咖啡旗舰店抢疯了。去年,金马奖名导许鞍华与影帝刘烨携手的中国雀巢咖啡广告,就出现了这一台机王,制作单位费尽千辛万苦,才知道这样的上古神器竟然出现在台湾,最后商请Joe出借。

  Joe收藏的烘豆机都是从国外收购的老机器,烘豆量5公斤到60公斤都有。小烘豆量的机台最主要是用在瑰夏这类顶级庄园豆,一次烘个几磅,至于20公斤机种则是处理生豆1磅1,000台币之类的“一般”精品豆。以上的两类都供亲朋好友享用。至于大型烘豆机就是烘给员工及客户认购的豆子。每一台烘豆机都是坐着飞机来台湾后,Joe自己重新整理与组装。“这些老机器都使用机械原理,没有用到任何电路板,所以是最耐用的,顶多会加上新式温度侦测器。”当被询问处理这些老机器会不会很麻烦,Joe回应:“跟我们家工厂一台上亿的减速机比起来,这简单太多了!”

  每台机器整理好,Joe就找个周末疯狂地烘,烘一次约需15分钟,一天密集烘个几十次,如此才能了解每一台的重要特性。“烘咖啡很简单啦,就是像炒一盘蛋炒饭,没炒好就思考出了什么问题,也跟朋友讨论一下,下次炒好就好。”Joe解释烘咖啡跟管理学的PDCA(规划、执行、查核、行动)原理是一样的,但是简单多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Joe会给那么多亲朋好友喝他的咖啡,因为大家都会回馈意见,所以在“查核”这个点上,他执行得很客观。

  即使是今年巴拿马翡翠庄园的竞标瑰夏生豆,他也是烘完直接煮。这让人匪夷所思,毕竟咖啡豆烘完需要熟成这是很多人眼中的常识。他解释:“烘完豆子当然要先试喝,如果喝起来水平有七、八十分才要留着,若是不够好,就赶快送给朋友们!”

这款意大利钻石机被封为全世界最美机器的冠军

只能以物易物的超级古董机

  虽然这些烘豆机动辄数百万,但是Joe的心头好还是各式意式咖啡机,而且每款几乎都是台湾或亚洲唯一的一台。“真正有钱也买不到。”Joe说着又指向客厅角落一台La Pavoni菱形机体拉霸机,背面镶上各色赛璐璐、镜面玻璃与烤漆金属饰片,全世界行家昵称为“钻石机”。它的来头更大,这是在1956年,由重要建筑师与设计杂志参与的“Concorso in Italian”最美机器冠军。该款当年属非量产订制款,但是Joe多年下来竟然拿到数台。这真的不是他财大气粗或贪心,而是全世界像他这样等级的收藏家,在这几年很少是花钱买到珍贵老机器,而是用交换的方式。“真的好机器在前几年已经天价卖出了,现在网络上像eBay上卖的都不算好。”Joe解释,他先前就拿了一台钻石机跟欧美藏家换了一台也是全世界存量只有个位数的机器。

La San Marco的肉旦露露机全球剩下不到10台,Joe从意大利收刮到时已经很破旧,送回意大利重新整理后又能煮出好咖啡了

  另一台更稀有的La San Marco,产于1955年,是以意大利一代艳星Gina Lollobrigida巨乳、蜂腰、美臀身材为灵感而制作的拉霸机,业界昵称为露露机,全球只剩不到十台。“现在都是博物馆收藏,只有我这台还在使用。”Joe很骄傲地解释,他很努力才从意大利收购到,但运回台湾后拆封,发现电镀印花表面都氧化,所以二话不说又空运到意大利,找当地工匠重新电镀翻新,现在看起来真是美到出水。

  至于当今机王La Marzocco,国外咖啡机业者看了他的Instagram都以为他是该品牌台湾代理商。Joe其实觉得这品牌还好,唯一厉害的是1970年早期的GS款始祖机。那机台背面弧度美到足以踹翻今日所有Espresso机,但Joe依然回答:“其实GS推出之前,Espresso机最重要的品牌是Faema与La Sa Marco,那时工业设计的主流是太空时代美学,机器背面都有着飞碟弧度的漂亮造型。”

  这些三、四十台珍贵机台就放在Joe家工厂顶楼的公司招待所,每天都有好几批重要客户或高级干部来访,所以Joe把大吧台当成巡回展览馆,台面上的四、五台机台不断轮换款式,尽管他还是用手冲法煮最顶级的庄园豆。

  不光是煮咖啡花样多,桌面上连磨豆机都有三台,行家都会用的大富士只是基本款,还有瑞典与法国的机器。“烘豆机与Espresso在50年前就已经发展很完备了,只有磨豆机是愈来愈厉害。”Joe用了一大堆术语解释各机型,一般人应该听不懂,但是他的习惯性干话又来了:“其实真的很简单,就是PDCA原理,比小编写文章简单多了!”

  这里有一个高3米、总宽度约7、8米的玻璃柜,里面陈列的木头外壳手工磨豆机数量,少说两、三百个,当中有十几台是法国标致汽车20世纪中期生产的研磨机。“这些都只是我已经整理好,可以用的,法国手动磨豆机最漂亮,而且工艺与材料最好,但是这些收藏还不够,我希望能把法国几十年前生产过的款式都收集完整!”

用力玩最昂贵的玩具

  虽然这样的功力与收藏,足以让Joe开一家咖啡博物馆,但是Joe真的只是爱玩,边玩边带小孩。他把小孩教得很好,例如全家去欧洲逛博物馆时,热爱艺术人文的小儿子充当导游,能把每一幅画背后的故事讲得很精采。上高中的女儿从未补习,前一阵子跟班上一起参加托福英文检定,拿下金色证书,现在在国外当交换学生。

  “把咖啡当成生意会很辛苦,什么都要考虑成本,但当成兴趣就会疯狂去玩。”Joe解释他国外买的生豆,常常都是1磅1,000元以上,要定价都不知道怎么定价,特别像翡翠瑰夏一次下标要120公斤,价格就是几百万。“好咖啡煮给自己或客户喝,大家都很开心,外面很难喝到,但是变成做生意,要卖多少钱?卖不出去怎么办?设备要用哪一种?我收藏那么多机器要干嘛?”

丹麦Caravel自动磨豆机数十年前被认为是咖啡界的异端,现在在二手市场上很多买家都在找

  如果了解Joe家的利茗机械营运,大概就知道他的想法脉络。利茗在台湾与大陆都有工厂,减速机产品不仅在业界是龙头品牌,近年来更打进颇具规模的自动化工业4.0市场,台湾最新的工厂也才落成,一整排机器买下来也是好多个亿,“跟公司经营比起来,咖啡生意赚的钱真的很小!”Joe悠悠地解释。

  因为只是把咖啡当兴趣,Joe真的发挥博士做学问的精神,过去他一直都是玩浅中培的第三代咖啡,最近他回头去玩第一代咖啡。暑假时带小孩去德国游学,他特别去拜访德国最老的咖啡豆商Van Gulpen,而且也重兵布署,购买该家族的老机器。听起来,他真的要往重烘培世界挥军前进了,我们先提前预祝他一切顺利吧!

下一篇:招销售员
Copyright © 2018 厦门温馨空间有限公司 冀ICP备180114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