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咖啡师|我们跟全自动咖啡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发布时间:2019-01-15 01:32        

    好几年前,我就在各个咖啡行业展会看到单臂咖啡机器人,取豆、冲煮、清洁,做的很标准。

     这两年更是运用到了实际的经营,比如:皇家加勒比量子号的咖啡酒吧、日本H.I.S的涩谷本店

      可不再是像全自动咖啡机只能做单一的意式咖啡,它能读懂你的特殊要求,用不同的豆子、合适的水温和流速,现场给你做一杯精品手冲咖啡,再递到你的手上。

          我不禁在想:

     液压机械臂,可比我这个中年早期帕金森直男抖综合症患者稳的多啊,水流水温控制的可以一秒不差,冲出来的咖啡应该可以把我这个2006年杭州冲煮大赛30强虐成渣渣把?

     关键人家情绪还很稳定啊!

     即使是新桓结衣站在面前,它也不会心跳加速到忘记水粉比吧?

     虽然它没有我的盛世美颜,

     可它也不会腰酸背痛腿抽筋,不需要吃喝拉撒,更不会玩手机开小差鸭

     2017年AI阿尔法狗战胜了人类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和柯洁,当时我还觉得AI似乎还在一个遥远的竞技和实验阶段。

       只是时隔一年,

    美团开始用AI代替人工调度员指挥分配外卖骑手;

    阿里巴巴推出设计机器人“鹿班”,号称一秒钟设计8000张海报;

    海底捞联手松下,投资1亿在北京中骏世界城开了智能餐厅,由AI和出菜机器人,智能定制,智能出菜。

       似乎AI的疯狂的学习和迭代能力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身边,我们已经不能再漠视

         我想起《三体》里一句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我们当然得重视变化和竞争,可弱小迟缓的我们对人工智能机器人还有没有优势呢?

          未来也许越来越多的工作可能会被人工智能代替,但是艺术和审美可能会是我们越来越重要的机会

            阿尔法狗在下围棋的时候,非常简单快速的就赢了,也不跟你争劫,也不跟你玩什么中国流,整盘棋非常的没有美感。

             我看到阿里的智能海报设计和海底捞的智能餐厅也是一样,就像一尊没有断臂的维纳斯。

              这也是我们2003年开始的新一波世界咖啡潮流,咖啡美学化,一些容器,并无意义,但是有美感;有些冲煮方式并非最有效率,但是有仪式感。

              咖啡的物质并不是它意义的全部,因为一杯咖啡的承载,我们可以聊聊天,可以认识新的朋友,它的社交价值产生的无限的关系和可能,才是咖啡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同时,承载社交属性也是我们咖啡师最重要的部分。我们必须要不断学习自己的专业知识,还要涉猎广泛;我们要专注,而又要健谈懂服务。

         打个硬广:

         我在给月光码头的新店想咖啡配方的时候,看到我们小小的吧台,店旁边小小的台阶,对面的苏艺,心里就冒出来一个声音:我们要做短笛Piccolo Latte。

        在意大利语里Piccolo是小的意思,而在英文发音里Piccolo又有短笛之意,所以人们就给它冠名短笛咖啡,

         这款最有逼格的咖啡,最早其实是悉尼的烘焙商和咖啡师们检测咖啡品质的方式,

        它的咖啡基底不同于卡布奇诺和拿铁等使用Espresso,而是用萃取时间更短的相当于Espresso中前段的Ristretto,

        用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咖啡基底没有击中金杯萃取理论的“靶心” 完完全全的萃取不足,萃取技术也更难,需要更高的人为经验。

         不过油脂感却因此更强, 呈现一种如同丝绸般光滑的精彩口感。

         一杯不是很完美的咖啡,但它有美感。

Copyright © 2018 厦门温馨空间有限公司 冀ICP备18011429号